用户: 密码: 验码:   文件上传专用通道
  本站首页     校园快讯     学校概况     教师团队     教研教改     学科组建设     学生风采     心理卫生     数字校园     校庆专栏      公众留言 
本站搜索:     
       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教师团队>>教师手记
  共有 128 位读者读过此文   字体颜色: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   
【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】【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】    
 

师影依稀情如初——冯澜

  发表日期:2018年2月28日          【编辑录入:lupeng

师影依稀情如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

写作课上,一时兴起,对着学生们说,我也来写一篇。话题是园丁赞歌,比较老旧。语毕,教室寂静,我望向了窗外。

天空高远,凉凉的秋风摆弄着银杏叶,片片翻飞出秋阳的味道。毫无盛夏烈日的浓,也没有三月初春的暖,有的只是秋水般的明净。像极了人的记忆,简单,无须渲染,容易勾取,适合存放。

梁实秋先生回忆任公,毫不刻意。一别恩师二十多年后,在茅津渡渡船,见黄流滚滚,黄沙弥漫,耳畔回响起先生在课堂上读的韵文,不由得哀从中来。恩师之风,山高水长。拳拳追慕意,岂堪言表?很多时候,对一个人的怀念,不在岁月的光影交替之中,而在心灵的震颤之时。三十多年了,他的模样还那么清晰。那年,我转班,该上语文课了,老师没有如“铃”而至。久久期盼中,暗暗猜测时,他来了。高高的个子,灰色的衬衫整齐扎进笔直的裤子里,挺拔的背,修长的腿,到现在我都找不出一个词语来形容当时给我的视觉冲击,我疑心是电视剧中的男主角。他走上讲台,把书轻轻一放,随即开始讲课,音调不高,居然是一口纯正的普通话,偶尔还能听见儿化音(当时在乡村学校大部分老师可是连拼音拼读都有很大问题)。惊讶之中的我仔细打量他:细腻的皮肤似乎吹弹可破,坚挺的鼻梁显得眼睛陷得更深,带点欧美风的五官让整个人拥有贵族气质,霎时有惊为天人的感觉。如果用现在的话来说,我当时已经是个小迷妹了。

帅气的人见过不少,但外形俊朗而文雅的人却是难遇。他很少写粉笔字,一写,必是横平竖直,极其端正,笔力不够强劲,但运笔一定稳健。他在讲台前很少走动,总是拿着书稳稳立在那儿,身板如雕塑。即使是行走,肩背处必定纹丝不动。他讲课很少叫我们抄段落大意,总是讲一些见闻,不会激情澎湃,更不会手舞足蹈,偶有情绪激动,便会伸出细而长的食指在鼻子下一靠,用指节轻叩一两下鼻翼,生怕自己失态的样子,稍后继续平静地讲下去。从那时起,我经常暗暗模仿他写字,神迷于他的谈天说地纵古论今,总觉得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,清朗脱俗。好多年之后,才知道那叫做文人气质。

他只教我们一年,便调走了。听说调往县城,虽然我一度黯然,但是又莫名高兴,乡村真不应该是他呆的地方。那感觉就像当年在食堂看见他的女朋友,高挑灵秀,美丽非凡,好个一对璧人,如此天造地设,怎能不让人暗暗欢喜?那年以后,再也没见过他,只是听说过很多关于他的传闻。好的坏的,然而奇怪的是,人海沉浮却始终没有淹没他在我记忆里玉树临风的模样,世事蹉跎却未曾消减他给过我优雅美好的感觉。现在终于明白,他帮我开启的不仅是文字的世界,同时是美学的殿堂,如此老师,怎能相忘?

老师是我在中师时的文选老师,不高,短发,瘦削,喜欢穿那种丝滑的衣服,衬得人更加小巧别致。她不漂亮,眉淡眼小,说起话来音调甚高,偶尔还有些刺耳。她上课很有个性,敢说敢评,言辞犀利,让习惯在文学课上“老学究”慢条斯理咬文嚼字的我们耳目一新,佩服不已。后来我看“金星秀”栏目,真觉得老师的风格接近毒舌,听起来难以让人接受,仔细想来却句句良言,获益无穷。印象最深刻的是她五六岁的女儿被其他孩子欺负,向她哭诉。她说,你是女孩子,被人打骂很正常,要么你就忍,要么你就想法子让他们哭。那时候我们都被她的率真耿直逗笑了,但在笑声中我分明看到她唇边的一丝无奈和悲凉。她也不是那么循规蹈矩的语老师,有时候一节课下来专门给我们推荐文章。印象最深刻的是她有一回给我们读余秋雨先生的《这里真安静》,文章很长,她读了良久,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在教室里高低起伏时长时促。许是文章笔调苍凉,在她读完最后一句时,我不禁怆然涕下。也是那一次我真正被文字强烈的穿透力震撼,也是第一次感受当代散文大师余秋雨先生非凡的笔力。自此之后,我成了余秋雨先生的拥趸,每到书店,总要留意有没有他的新作,如果有,必购无疑。

我们那时候都有点惧怕她,许是因为她个子小却能在课堂上放射一种大能量吧。虽然她有时候跟我们开开玩笑,但大多数人都不敢靠得太近。有一次,学校征文,初选的时候我认为我不可能选上,一则因为我没特别认真,二则我不擅长议论文体。当她走到我面前,拿出我的本子,告诉我,严格说这篇文章选不上,但我给你一个机会,去试试。我不敢抬头,任由感激的泪水在眼眶里转动。快毕业时,她已经不教我一年了。在校园偶遇她,米色长裤花色丝绸衬衫,微风吹拂下显得格外飘逸。看到我,叫了我的名字,轻声说,要坚持写东西,不要放弃。那是我第一次听她柔声说话,像三月的小雨洒落,润湿了心田,更欢欣了一个自卑女孩的青春场地。

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酒浓浓淡淡,灯明灭不定,人聚散匆匆。不见两位老师数十年了,心中的惦念起起伏伏。我也曾几度寻找,却一直未有音讯,只能暗自怀想,鬓发苍苍,他风神潇洒,她风骨依然,我也不敢消散那一卷书香,且以深情共余生吧。


上一篇:童年糗事——戴朝霞
下一篇:故乡的桥——黎建军

 相关专题:

·专题1信息无

·专题2信息无
 
  热门文章:
 · 高二学考成绩今日起可查询[18743]
 · 汨罗市二中简介[13470]
 · 怎样才能拥有好心情[12338]
 · 校长寄语[12187]
 
 相关文章:

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 
发表、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
| 网站地图 | 图片新闻 |

ICP/IP备案号:湘ICP备06006141号 湘教QS7-200505-000083
[后台管理]